简单作文
一个有深度的作文网

冷眼旁观

  6:30,那个从地摊上买来的廉价闹钟准时地抖动着声音,每逢此,我几欲将其扔至床底,又因那轻飘飘的十块大洋,只得作罢。一如既往地从浑浑噩噩中醒来,用自来水糊弄了睡意,胡乱地梳了梳因繁忙而无暇打理的油腻头发,额头上却仍有一小缕刘海不安分地高高扬起。暗淡的光线游离在沉闷的空气中,从镜中看见那张属于我的脸竟吃了一惊,眼圈青中透着黑色的细纹,与苍白的脸颊泾渭分明,若不是嘴唇尚有一点血色,极易在夜晚被认作僵尸。如醉汉般昏昏沉沉地走上街道,天色已由冬天浑浊的蓝黑色逐渐趋于一种淡蓝,早些天还能碰到一弯缀着些许黑斑的月牙儿挂在天上。街面由于夜雨的冲刷而流于一种迷幻的色彩,闪了一夜乳白色灯光的路灯温暖自怜着,路边不知名的树木伸着盘亘的枝干在空中张牙舞爪,零星的几片枯叶在冽风中摇摇欲坠,颇有些季节错乱的感觉。

  倘若余下的时间还宽裕,我通常会到一些路边摆的小摊用两块钱买三个热腾腾的鲜肉包,两碗红苕稀饭,被牙齿碾碎的包子混合着清淡的稀饭滚入食道,一路肆虐着驱走寒意,这恐怕于我单调的一天中算得上是最惬意的时候了。但惬意时,我的眼睛却决计不肯闲着,因而总避免不了这几幕:背着书包,穿着单薄的学生顶着一道道风,匆匆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马路上零散的车辆空着大片座位,载着表情呆滞的人滑过我的身边,声音极野且刺耳;鳞次栉比的店面无一开门,大卷帘门沉沉地锁在框上,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从玻璃窗外望去里面漆黑一片。这些景象或许能成为出色的剪辑素材,然而我并不是摄影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翻来覆去地经过,让我极想逃离,却又无处可去。入了春的三月带着些起伏不定的情绪,悬浮于天空的苍灰色云层已裂成一块一块,层次感突显。贪睡了一个冬天半个秋天的太阳伸了伸懒腰,从云朵边缘的缝隙显出小半张脸。我喜欢在课间伫立于教室后窗,这个位置斜对着太阳升起的东方,恰好能看见阳光拨开云层,洋洋洒洒地落下来,带着春天特有的恬适,但一旁突兀的号称本市最高的城市贸易大厦却大煞风景。这时一般都能看见底楼一些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唱着小红帽,脚步轻巧地穿梭于橡筋绳之间,透过我戴了几年还不习惯的眼镜镜片,可以清楚地看见她们稚嫩的神情,有时下楼,一些比她们大不了多少的家伙却常常是带着轻蔑的笑容经过她们的身边的,这让我感到悲哀,因为这是我曾经做过的。课间操时分,趴在窗台上能看见一拨又一拨下至初一上至高二的学生从教学楼鱼贯而出,或许张扬,或许内敛,或许狂妄,或许迷茫,或许一切的一切,不管怎样,都还属于青春的气息纠集在一起,与湿暖的空气相融,但一股涩味却总也化不开。

  那些前卫的少年,穿着宽大的板仔裤,脖子上挂着长长的银色链子,气焰嚣张,每每见到此幕,我总会有一点莫名的难过。一次在操场上看见一个女生,满脸肃杀之气,这让我联想到武侠小说中的剑客或者杀手,无情亦有请,和我的过去颇为雷同,那一刻从不为逝去的年华感伤的我竟产生了眩晕,时光把我体内的一切抽空,独独留下那些痛心的回忆。一周的两节体育课是我极其期待的时候,倘若幸运地碰上阳光普照,我会耗费一节课的时间伫立于偌大的操场中央,合着眼像一个婴儿般接受阳光与风的洗礼,那是一种我用文字描绘不出来的感觉,这让我很遗憾,为我最疼爱的文字,更为那被阳光亲吻的时刻。同时我也明白,为什么连年盛夏,海滩的游客总是络绎不绝,上千的纸币也没能让海滩冷清。一直站到两脚酸痛趋于麻木,硬邦邦如同实心木头,两者的区别仅是木头敲起来有响声而已。这才挪动步伐,慢吞吞的在旗台的阶梯上坐下,此处是个永远不能被阳光抚摸的地方,原因就在于那些几十层高的豪华商厦,无孔不入的阳光此时也只能被硬生生的阻挡。旗台铺着石板,潮湿、冰冷,这算是个折中的评价。开学典礼升起的五星红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下,否则便是我在小学时常能见到的样子,旗子一端绑在竿上,另一端却恹恹地垂下,偶尔有风吹来,旗子便呼地有了精神,往上一冲,最终却还是软绵绵地摇晃着栽下来,又不动了。我在旗台上支着脑袋往眼前的一片看去,如同一个垂垂老去的人冷眼旁观着一切与己无关的事,篮球高高地抛起做抛物线运动,我幻想过自己是个能抛开一切而让青春尽情飞扬的孩子,可我至今都做不到,不懂得丢弃到底是一件痛苦的事。

  有段时间,我疯狂地迷上所有能让我发泄和释放的东西,比如文字、摄影,它们印刻下那些形形色色的面孔,记录下我经历过的一切,让我在夕阳斜下时,可以凭借这些回忆我单薄的青春,呼啸而过的车轮碾平了它们,带走了我的灵魂。

本文链接:简单作文 » 冷眼旁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